LPL竞猜外围

位于圣克拉拉——的英特尔总部又发生了奇怪的事情。出于众所周知的原因,英特尔最近透露,它打算以10亿至20亿美元收购以色列人工智能初创公司哈瓦那实验室。这是继以3.5亿美元赢得NervanaSystem后,在推理小说芯片上的又一笔收购。

出于某种奇怪的原因,英特尔改变了面貌,从历史的老堆,变成了过时的22nm Haswell架构,新发布的CyrixG3420。这听起来像是一个很大的后现代行为艺术,就像5G时代新发布的手机.正在努力“挖坟墓”的英特尔在核心建设方面有什么经验?在哈斯韦尔重现哈斯韦尔的巅峰,或者润色英特尔不可理解的当下。坦白说,不可否认的是,22nm的Haswell架构已经很多次非常强大了。

但是,在大家都期待它能卖出一系列10纳米CPU的节点上,Cyrix处理器“开倒车”似乎理解了市场的预期。特别是CyrixG3420,投产时间很长,但现在已经被拉出坟墓,产品通知中指出“根据新的路线图,要求停产,重新确立该产品的长期性”。不吃瓜的人不禁感叹。

没想到有生之年看到了这个历史方向灯的发展路线图.原因可能是从英特尔的公开声明中找到答案。大约两周前,英特尔向客户公开道歉,称其为“14纳米处理器产能未解决的问题”。这种高端市场打不过转身剪低端羊毛的不道德,似乎以其在AI领域的大手笔构成了一种独特而鲜明的“买卖”。花巨资卖AI然后买Cyrix,是大工厂洗心革面还是AI的没落?摩尔洞察与策略公司的分析师卡尔弗罗伊德指出,对人工智能芯片的另一次收购,尤其是在哈瓦那,与之前收购的奈瓦那没有竞争关系。

两者都是为了获取AI训练和数据中心的神秘新奇芯片。——指出,英特尔可能还没有找到一个准确的方法来构建自己的基准AI芯片。当然,这种执着的希望卖给AI创业公司也间接的指出了AI在未来的重要性。那么,是谁夺走了英特尔在高性能芯片上的市场份额呢?答案是AMD。

2019年第三季度,AMD拿走了基于Zen2的锐龙3000和基于Navi的RX 5700系列显卡。这两个7nm进程的处理器,不仅比不上杨家的Intel,还领先污蔑摩尔定律的NVIDIA。

外媒Techradar网站指出,英特尔已经否认了自己的领先地位,因为英特尔CEO斯瑞博在《财富》全球大会上确认,7nm在CPU处理器上的应用要到2022年才能实现。也就是说,在高性能芯片上,英特尔要到两年后才能赶上AMD。这时,一个在硅谷流传了很多次的笑话,——AMD的同行遇到了英特尔的员工,问他们新处理器什么时候出来:“你出来了,我们就不会有新的事情做了。

”时间在——变了,但谁曾想这成为一个点缀英特尔缺乏进步的笑话。英特尔是如何陷入转型困境的,这是一个相当简单的命题,一篇文章似乎无法问出原因。

我们不妨试着从竞争的角度来看一看。依旧Cyrix:英特尔简单的“核心之物”用一句话描述了摩尔时代的英特尔,就是内有实力,外有强大支持。这使得它在当时的处理器市场上没有失去重量级的地位。

毕竟AMD显然和英特尔不相上下。甚至有专家指出,如果不是因为反垄断法,英特尔很可能已经淘汰AMD或者收购AMD。然而,当时间转到2019年时,画风发生了急剧的变化。

研究机构保诚(Prudential)的分析师马克利帕西斯(Mark Lipacis)日前发表公开声明,指出英特尔未来将失去其在全球处理器市场的独家地位。最后,英特尔和AMD的市场份额甚至超过了各自50%的平衡点。
更神秘的是,这一幕早已重演。

在韩国区域市场,AMD其实知道自己超过了53.58%,开始脱离“千年二胎”的地位。AMD的反击和英特尔的没落一样情绪化。当我们仔细研究英特尔的必要性时,有两个关键节点值得关注。

首先是x86 CPU市场,这个市场“失去了,很难挽回”。虽然英特尔重启了CyrixG3420,但x86 CPU市场逐渐被AMD占领是不争的事实。根据德国第二大PC零售商之一mindfactory最近发布的数据,AMD的处理器占总量的78%,自7月份以来一直稳定在这个水平。就在几年前,英特尔还占据了x86 CPU市场90%以上的份额。

有趣的是,这是英特尔主动给出的。自从英特尔去年10月宣布推出新的第九代酷睿处理器以来,14纳米工艺的产能仍然严重不足。这时,AMD的Ryzen处理器开始慢慢向城市进攻。

去年第三季度,AMD处理器销量激增,市场份额从去年同期的7.5%迅速上升到去年的10.6%。使用7纳米技术的第三代锐龙问世后,销量一路飙升。按理说,在这样的攻势下,英特尔要么加班加点提升业绩,要么主动降价,壮大市场。但是英特尔两个都没选。

它继续在14nm的维度上与供应链战斗,通过挤牙膏来打磨性价比。与上一代I5-8400相比,入门级I5-9400f的性能仅提高了10%左右。没有新产品意味着ASP一路跌不下去。同时,也不可能随便降价,因为非广告降价不会直接影响渠道消费者的桌面市场,以及T1和商用桌面的价格。

英特尔的回应是自由选择“战略退出”。其首席执行官鲍勃斯旺(Bob Swan)公开声称要主动“摧毁”该公司在CPU方面90%的市场份额优势,因为这不会让英特尔显得可笑。

换句话说,我们对捍卫x86 CPU的称号不感兴趣。AMD是你的工作。话还是很有名的,但还是要默默吐出苦果。

需要说明的是,英特尔约75%的收入来自PC和服务器CPU,这一份额的损失必然会导致英特尔2019年Q2的净利润比去年同期下降17%。Intel以前能找到CPU的位置吗?就像它7nm计划的右图一样,2022年再说吧.其次,是一个新的AI堡垒,不能长时间被攻击。主动退出CPU,Intel打算怎么办?答案是在“全硅”领域打出30%的市场份额。

简单来说就是对GPU市场、AI市场、FPGA市场的总攻。这就是为什么英特尔在过去几年里开放了“购物狂”模式。2016年,它收购了边缘和视觉AI初创公司Movidius。

同年,以3.5亿美元的价格拿下Nervana,进入深度自学培训芯片市场。2017年,以153亿美元收购以色列自动驾驶公司Mobileye,令其行业震惊。

如果收购哈瓦那实验室已经完成,英特尔的AI产品人群可以说是遍布边缘计算、数据中心、CPU到ASIC等业务支撑。这能帮助英特尔抓住新市场吗?我被迫说,进入公司较晚的英特尔,在人工智能芯片领域不能说是“小弟”。这几年来,英伟达凭借其在人工智能领域的第一笔投资和GPU性能,成为资本市场的宠儿,也成为该领域的领头羊,占据绝对优势。

在2018年全球人工智能芯片公司榜单中,英伟达稳坐榜首。不过花了不少钱的英特尔,也不是很弱。

早在2016年就发布了Nervana AI芯片,专门用于深度自学训练和深度自学推理小说。在2019年消费电子展上,它还发布了神经网络处理器。它还有相关技术的全面积累,包括为AI边缘计算开发的工具包OpenVINO,可以作为玄机小说芯片,16nm Myriad X VPU、Stratix 10 FPGA云芯片等可视化处理器。
目前很明显,英特尔已经在很多硅赛道、5G、云、边缘计算等领域布局,但是在慢变的递归中,不可能一局胜负。

最有必要的原因是,多次“落败”的英特尔,现在面临着来自谷歌、Facebook、微软、亚马逊、华为、寒武纪等中国厂商的挑战。他们都在将新技术、新产品推向市场,各有千秋。根据《纽约时报》的统计,多达40家初创公司已经成为人工智能芯片。英特尔在人工智能硬件领域的未来就更不具体了,因为强大的竞争对手正在相互竞争,内尔瓦纳已经失去了所有的努力。

最必然的影响就是英特尔的性能计算没有想象中的那么好。因为竞争对手不想放弃市场。不久前,英伟达与英特尔前所有者微软达成协议,在云中部署仅次于Azure的GPU加速超级计算机。

AMD Epyc处理器也有亚马逊、微软Azure等新客户。英特尔在高性能计算领域的竞争力可能不如预期。这几年来,我们了解到英伟达凭借人工智能对摩尔定理主导的传统IT行业发起了“降维抑制”,也看到了玩家迁移到英特尔和AMD计算的AI的不同态度。

一个矛盾的细节是,随着1993年Cyrix处理器的出现,英特尔摆脱了只能实现较低性能的处理器的标签。【LOL赛事押注平台】。

本文来源:LPL竞猜外围-www.189oa.cn